热烈庆祝我公司连续三年荣膺全国百强,陕西十强名列状元。

客服电话:

400-663-8880

鳌太——一段无法忘却的记忆!
884234358 884234358 2017-03-14 16:41 458人已阅 0人赞过
西安的盆友总是调戏来风,你们这些爬个海拔只有1704米的大田顶就能无比激动的家伙实在是太得瑟了:什么时候来西安?去秦岭爬爬鳌太,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山、高山!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很小气和相当记仇的,你这番话俺一直记在心里:“总 有那么一天我会去的!”


趁着青春,趁着年轻,还有无限激情,让我们抛开一切——疯狂吧!

  这次鳌太有四个遗憾:一是领队太BT,赶时间,我们和太白山最高点拔仙台失之交臂!二是风雪天翻越金字塔,没能一睹金字塔那神奇的芳颜!三是没带蛋槽睡垫,害俺睡在充气睡垫上冷的睡不着!四是看不惯熊孩子们作业写得那么欢,只是那花了几晚辛辛苦苦整理出来的千张照片木有按照穿越的次序去排放!

  好吧,老流氓承认其实是自己羡慕嫉妒恨,那么难忘、BT和精彩的鳌太穿越活动,自己怎么可以不写作业?何况对作业一向苛刻的马爷也是不会同意的,对吧?那就来一个长篇的,让大家看得过瘾,也让那马爷无话可说,哈哈。

  到哪里都有朋友,这是件很惬意的事!更别说我们广州的3人先抵达西安,一出机场,滴滴打车就上了一辆广东人开的“四环素”奥迪豪车一路杀进了西安古城。下午17时,阳江的5位大小流氓也到了钟楼青年旅舍。全队会齐,本少美眉请客西安饭庄,说是上山前给大家吃顿好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进了山,许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说的算的,运气好,你才能平安下山,运气不好,这顿饭有可能就是你的最后的晚餐!更何况是像鳌太这样天气变化无常、每年都要出事的原始大山呢——临行前瘦马说过:“爬山除了实力,还要看你的运气!”

  酒足饭饱,回旅舍收拾东西,接我们连夜赶去塘口的12座面包车也到了。6男2女共8人8个大包很拉风的塞进了面包车,一路高速公路,于深夜23时月黑风高十分,终于赶到了徒步起点的第一个山村——海拔1730米的塘口村。一下车,才感觉4月山里的天气非常的冷,赶紧背了包上了程秀才家的二楼客栈。

  睡前,领队存在照例和大家开了最后一次明天上山“耍流氓”的安全会议,这才各自上床道晚安。6个流氓住一间大房间,在各自拿出明天爬山穿的冲锋衣裤时,“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的岸思TX,硬是僵在了他那75L华丽丽的小鹰大包前,一问才知道,这厮居然在青旅把最重要的冲锋裤当成快干裤放在了寄存处!当时看这可怜的孩子一脸的“十万个为什么?”真的好尴尬呀!这种严重的失误也会发生在他身上?顿时,邪恶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房间,大家的睡意一扫而光,纷纷在给岸思道喜:“你要出名了!你是第一个敢在4月天不穿冲锋裤走鳌太的流氓!”现场的岸思,已经悔青了肠,恨不得连夜徒步杀回西安,拿回那条可以救命的冲锋裤了!

  大家正笑得欢,猛地里换我笑不出来了!冲锋裤我是翻出来了,可是却找不到裤腰带!天呀!今天是什么日子呀?老流氓和小流氓那么合体?那么多的乌龙?呸,还老驴呢,还出发前再三强调其他队友不要忘掉什么?结果却是我们自己丢三落四——真的好尴尬呀!!!当晚,岸思说他花了两个小时想没有冲锋裤上山该怎样处理的这个问题,而我却花了一个晚上在想自己怎么会那么笨?后来发生了什么?反正岸思是一路在祈祷老天千万不要下雨,否则一条快干裤“失身”了小命难保!而我,为了洗脱故意“掉裤子”“耍流氓”的嫌疑,最后拿了一条户外用的细绳子权当裤腰带,也算很拉风的对付了6天艰苦的鳌太穿越!这两个平时号称风流倜傥和聪明绝顶,这趟跑来西安泡马子的主,太丢人了!不过呢,次日还是人家EVA比较机智,诠释说:“人家这两位是故意如此好在山上有借口和我们混账的!”醍醐灌顶呀!怎么我们抓破了头皮就木有想到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呢?!哈哈哈,笑尿了,女流氓就是女流氓,其实是在潜移默化的暗示着“可以混账”的无限个信息量,不服都不行,坏笑!!!

                                           一、吉祥“凶兆!”

   一早起来,暖暖的日出照亮了整个山村。大家在程秀才家的饭厅美美的享受着丰盛的早餐:五菜加一篮的大白馒头,吃的那个叫香!吃完早餐,坐秀才家的那台很喜庆的拖拉机向徒步的起点进发。到地下车,依依不舍告别了程秀才,很乖很乖的又做了一次热身操,然后在大家都对正了上山的大方向后,开始上山了!告别秀才时,他还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们:“清明有两人上山失联,如发现他们请通知他去处理!”“如遇到情况要保持镇定,不要乱报警,否则会被罚款2万!”“等你们穿越出来时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报个平安!”听了这番话,立马让我们的思绪波涛翻涌,压力大增:“怎一个风险无处不在的秦岭,怎一个变幻莫测的鳌太,期望我们有好运气能平安穿越——老天保佑!!!”

  2月22日,今天要一路爬升1500多米至今晚的营地盆景园。一起步就是心惊肉跳,要爬一个约百米长近70度的陡坡,翻过陡坡,之后都是在西花沟石头组成和开满山花的小道上一路的爬升。翻过叫水晶梁的山脊,很快就到了视野开阔海拔约2823多米的火烧坡,我们在这里吃午餐。然后继续朝右手边的小路走过药棚架,发现老天开始耍脾气,下雪了。在原始深林中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松树林之中的开阔地,这里就是常规的2900营地了。在此休息20分钟,大家四处查看,2900营地的确很大,可以容纳很多顶帐篷。忽然,中间那颗大树传来一股杀气,近前查看,发现树上挂着一个不知罩杯的黑色绣花凶兆!几个流氓立马围了上去,一脸色相暴露无遗:“这凶兆好大呀!”“是什么情况让美眉会把这凶兆挂在这颗大树上?”思绪天马行空、浮想联翩!众生相:一嘴的口水,一地碎了的节操,色胆横生!凶兆挂的太高,害长得矮的房地产老板要垫着脚尖拉长了脖子上去瞧,一群灰常变态的驴!那边厢,已经有一个“女流氓”很不屑的模样,貌似在暗示:“瞧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主,这罩杯还装不下姐的广阔胸怀!”嘿嘿,一股杀气在弥漫扩散,直吓得领队存在赶紧吹集合哨,大小流氓拍集体照,然后高唱:“怎么风越大,我心越荡!”的队歌,在风雪飘飞中向更高海拔的盆景园营地——进发!

  途中经过一个叫“里面坡”的备选营地,这里的环境真的好好,很适合扎营,可大家刚想下包时,领队一身正气的说:“走!”大家一听都傻眼了!纷纷猜测,可能是领队刚才看那诱人的“凶兆”时发功过力有点意识模糊,导致判断失误!偶的天呀,大雪天还要上去,这不是坑人吗?可领队HY我们说在上面可能还有更大的凶兆等着我们。于是乎,大家的精神又来了!上就上吧,谁叫我们都是流氓呢?!呼啦啦一阵风的节奏,在千辛万苦和饥寒交迫中8人杀到了海拔3300米的盆景园,时间是下午的17时。来到上面,我们都知道上当了,放眼四望,哪有什么蕾丝凶兆?四周都是些矮小弯曲、身姿怪异的松树,所谓的理想营地也早就被冰雪覆盖的了无踪影了。当下,大风,大雪,极寒,恐有失温,赶紧扎营。手都快冻僵了,地面坚硬如铁,地钉要用石块猛敲,有点手忙脚乱,才勉强搭好了帐篷。速度钻进帐篷,才感觉到生命的安全!

  我们分4人一组开炉烧水做饭:存在、间队、三叔,过客一组;来风、岸思、EVA、本少一组。过客上来时可能是想看凶兆而相思过度,现在躺帐篷里茶饭不思,他有点失温了!我们这组有一个女流氓和一个开鸭店的女老板需要照顾,女流氓现在也有点失温的症状,我和岸思在帐篷里烧好热水和做好晚饭才敢叫她们进来混吃混喝,大家的体温才恢复了很多,总算交代了今晚的食宿。

  深夜的盆景园,寒风肆孽,大雪纷飞,怕鬼的也都早早的进帐篷里躲猫猫了,却还有一个不怕死的“黑鬼”在外面为寻找凶兆不断的徘徊和感叹:“漫漫长夜,好寂寞,好无聊呀,来风你们都不出来陪我玩的?”靠~是什么样的精神和动力让三叔这厮如此这般的抗寒?不会是BRA害惹得祸吧?“三叔,乖,赶紧回帐篷吃药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只听嗖嗖一般的踏雪无痕无上功,帐篷外再也听不到半点的人声,只有让人心惊刺骨的寒风呼啸,在冰天雪地里大家都很快的进入了各自的梦乡(梦中,我梦到自己在帐篷里笑着尿尿了,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二、神奇药王庙!

  听瘦马说,药王庙那地很邪门的,对面那块大石头,曾经死过一个领队,你们在那里扎营不害怕吗?这厮是几个意思?广东人民8是“厦大”的好不好!

  一大早的盆景园,冰雪漫天盖地,天气极其寒冷,可小伙伴们都咿咿呀呀钻出了帐篷,四处马叉拍照,看得锅只摇头:“介帮南方来的可怜的孩子!”当时的天气,原打算提前下撤的!后来几个大流氓商量还是继续走到23公里下撤路口再决定还来得及,于是,我们又继续上路了!貌似我听到本少在和EVA偷偷说:“你真以为他们会下撤吗?千万不要相信他们,这几条友很变态的!就算不行,他们每天挪一点也会走完鳌太的!”哈哈~是这样吗?你这孩子知道的太多了!

  20分钟左右经过很不起眼的白起庙,简单的几个石堆,有点落败凄凉,在走完鳌太,才发现沿途所经过的庙都是如此简陋的。 大家都上去参拜,拍了集体照,继续在大雾中往前赶。过了白起庙后,进入鳌山西跑马梁,鳌山大梁就在不远的前方。上午一直是在30米不见物的大雾中行进的,大雪完全覆盖了原来清晰的路迹,在这个当地人称为石梯子由石头和泥巴组成的山坡路上爬行大概2个小时,寻寻觅觅中来发现了石棺再往前约200米也就到了叫楼上楼的乱石坡,我们在这里吃午餐!吃完简单的路粮,用半小时登顶至新的高度,眼前是草甸和石头混杂的开阔地,在迷雾中向东南前行半小时,一丝阳光神奇的穿透了浓雾,猛然间就看见了在右手边立于高处的鳌山头西导航架。导航架下石头上用红漆标出的高度为海拔3477米。大家下包过去马叉,为老天给点阳光就灿烂而欢呼雀跃!可高兴的太早了,离开西导航架向东北方向前行,基本是在西跑马梁的最右边行走大约2.5小时可以到达药王庙(当地人称药王坪、药王洞),快抵达药王庙时,远远看见太阳又神奇的出现了,阳光一扫阴霾,麦秸岭(海拔3490米,当地人叫荞麦梁。也有叫鱼背脊的)就远远的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像是在指引我们正确的方向,可是只一会儿麦秸岭又被大雾所覆盖!

  有了正确的指引,心安了许多,心中感叹,每次要找准确的地标老天都会给我们点暗示,神奇!等全队陆续抵达药王庙,才下午15时,开始出现意见不一的讨论。大多数人建议在药王庙扎营,而我看时间足够,翻过麦秸岭需要3小时,坚持要穿越麦秸岭到水窝子营地扎营。最后领队视队员EVA有高反,间队和他现在的状态也不佳,安全起见,还是决定在药王庙安营扎寨——在不违反生命安全的条件下,少数服从多数,这是户外不变的规则!

  时间还早,存在一组搭好帐篷都先休息了,我们一组开炉做饭,等安顿好女同胞,岸思一个人在外帐下神经兮兮的烤着袜子,这厮的鞋今天打湿了!夜幕降临,存在4人才肯开始爬起来开炉做饭,他们组的伙食很FB,什么好吃的海鲜罐头羊奶等带了一大堆,口水一地!我们组除了腊肠海带山之厨就是腊肠木耳山之厨,罪过。难怪存在长得那么帅,原来是喝羊奶的!晚上20时,外面的天气再次神奇的变晴了起来,云净天空,星星密布,星空之上,一轮皎洁明月把整个鳌山大地妆点的分外妖娆,太美了!精力过剩的我赶紧拿出单反冒着寒冷爬上高处的巨石上搞创作,收获大片的喜悦简直让自己有点不敢相信我们的RP了!浪费美景就等于浪费生命,面对如此绝美的夜色,这帮家伙怎能睡得着?无人与我共鸣,实在可惜了!

  最气人还是那个叫岸思的奇葩小流氓,任你在外面怎么风吹雨打的诱惑,这厮依旧雷打不动的坚持在烤他那臭气哄哄的宝贝袜子!这什么人呀,不知道文艺流氓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吗?我睡了你那么多天,却一点木有沾惹到锅的文艺气质,算白睡了!一直到深夜24时,已经睡过一轮的我眯眼还看到这厮还在坚守阵地烤着袜子,只能一声叹息:“介可怜的娃!”又蒙头深睡去了!

  次日起来,依旧是神奇相伴,日出东山,药王庙对面出现了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壮观的云海——彤云密布,红霞万里,云兴霞蔚,蔚为大观,好一个灿烂绚丽的景象,忍不住飞快的跑到最近云海的石堆上拍照,当身立巨石之上,被霞光洗礼而观云海之时,有一种: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青山矗立,不堕凌云之志的气概!

三、梁上苦行者!

  老天给力,今天又是一个晴朗天!小伙伴们精神奕奕的向鳌太穿越的第一个难点麦秸岭前进!观EVA的高反状态,今天好了许多。半小时到麦秸岭的山脊脚下,面前的大雪坡着实让我们有点意外和惊喜,小伙伴们在雪坡上马叉了许久才肯离开。离开雪坡之后开始爬山脊,先爬过陡峭的一段山脊,然后向右开始不断直线爬升,很快抵达第一个乱石坡,继续右手横切上去,直到山顶的哑口才算结束。今天是真正意义上的鳌太穿越,也是鳌太西向东穿的第一个难点!前面探路的间队、过客、岸思和来风几个流氓开始有点按耐不住节奏,一路攀登,把后队远远的抛在了乱石坡下。等全队安全通过了麦秸岭,我们受到了领队的严肃批评,当时气氛有点尴尬!尽管我们几个快驴心里不服,但最后还是乖乖的投降。很简单的一个道理:队伍的强弱,往往不是以最强的那个做标准的,而是以最弱的那个为标准,否则,你再强也只能算是个人的体现,和团队实力无关,我们只能虚心的接受批评!

  时间尚早,今天不打算在常规营地水窝子扎营,继续上飞机梁!半小时下独扇子过水窝子再稳步爬上海拔3469米的飞机梁,已经是晌午时分,继续往东南前行约1小时来到地标鳌山太白遇难山友纪念碑。面对纪念碑,大家都放下了调侃的念头,一脸的认真,捡一块石头放上去表示敬意。拍完照,开始穿越梁一峰(HB3208m)、梁二峰(HB3284m)、粱三峰(HB3303m)。当离开纪念碑时,岸思很感悟的说:“我们要尊重大自然,尊敬山神,没有他的保护,你就会死在这里!”有点吓人,但却是真理,大家开始认真的爬山!

  鳌太的山脊无一例外都是由石海组成,攀爬着石头上行和右切,体力消耗很大,速度也拉不快,安全第一。也正因为如此,穿越辛苦,我们最后没有穿越完梁三。在夜幕降临时分,在体力殆尽之前,我们决定在梁二和梁三之间的哑口北面背风处临时扎营。一路过来,天气时晴时阴,虽然乱石坡走到麻木,翻山脊走到心惊肉跳,但天晴时远处重峦叠嶂的绝美风光还是忍不住叫人惊叹连连,也多少打掉了我们许多疲惫和恐惧!除了风景,队员的心理状态也是不错,在梁一和梁二之间的哑口,看见被北风吹向一边倒的松树群,尽管我们已经舟车劳顿,岸思还是非要拉着EVA去装B,两个人的脑袋朝着松树倒的方向模仿着去拍照,这给辛苦的行程添加了许多放松的心态!这种户外心态,正如后来三叔表现的一样让人赞赏和心宽!岸思作业语:想起“开心”这两字我都笑了,三叔这吊毛在鳌太爬石头爬到崩溃的边缘,还说了句“鳌太真是越走越开心“,忽然间大家都笑场了,我就需要这种明知作死了还要装逼的朋友,在那种崩溃的边缘,一句话就把大家的情绪拉回来了。

  大雾天气走鳌太是最大的困难,30米开外你完全找不到参照物,GPS这东西有时也会耍脾气玩漂移,在翻过梁一准备走梁二时就差点走错!我收队晚到梁一和梁二之间的哑口,前队已经朝着右手边有玛尼堆的山脊下去了,好在存在还留在哑口等我,当他告诉我哑口风大先走一步时我感觉不对,怎么是往右往下的路?马上看指北针,我们的大方向不对,要存在再次核对确认,最后确定前队走错了,存在立马呼叫岸思原路返回。回到原地,存在往左手山脊探路,果然有条清晰的小路是通往大方向梁三的,大雾天气,前队没有看到!岸思告诉我,是巨石上的玛尼堆误导了他,好险!